福建体彩31选7

今天是:
  • 设为福建体彩31选7|加入收藏|||  信息检索:
  • 费孝通(三):何以选择“禄村”开展“田野调查”?

    来源:楚雄州委统战部 2019-12-17 11:21:00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谈谈调查研究》一文中强调指出,“调查研究不仅是一种工作方法,而且是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得失成败的大问题”“调查研究是做好领导工作的一项基本功,调查研究能力是领导干部整体素质和能力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广东考察工作时的讲话》中指出,“到边远地方去,同群众聚一聚,见一见,聊聊天,有什么不好?有些地方待上一天也可以,把情况摸透了,心中更有数。搞得深一些,比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走好几个点效果要好。关键是不要弄虚作假。”
      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民盟中央原主席费孝通先生三四十年代在云南大学任教期间,只身数次分别深入楚雄州禄丰县开展社会调查,撰写了《禄村农田》《易村手工业》等著名的调查报告,提出既符合当地实际,又具有全局意义的重要发展思路,在全国乃至在国际形成广泛社会影响,也留下许多调研作风务实的佳话和轶事。对费孝通先生在禄丰调查研究工作进行再研究具有积极意义。
      日前,楚雄州委统战部、州社会主义学院、禄丰县委统战部调研组一行深入当年费孝通先生开展社会调查研究实地,进行踏访调研,搜集、挖掘到鲜为人知的体现费孝通先生务实扎实的调查研究作风的事例,以飨读者。
      “费孝通田野调查奖”是一项由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民族大学共同发起的奖项。
      截至今年,已颁奖了三届,不少真实反映当前城乡人民群众的生活状况和改革中的热点、难点问题的优秀成果获此殊荣。
      费孝通田野调查奖是以费孝通先生的名字命名的奖项,旨在为“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亲耳聆听”的“三亲”文章和优秀田野调查报告授之以誉,鼓励广大从事调查研究的同仁积极“认识社会、认识中国”,推动社会各界人士到现实生活中去、到人民群众中去,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发现和描述社会的发展变化,围绕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开展调研,鼓励更多人开展田野调查、反映基层情况、反映人民群众的意见建议,向决策层反映情况,为中央制定政策提供参考。
      这是一项极具深远意义和现实意义的奖项评选表彰活动。
      这么一个重要的奖项设置,之所以以费孝通先生的名字命名,是因为费孝通先生是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而奠定他的国际性学术影响地位和开创性社会学研究样本的著作乃泥土香、接地气的《云南三村》。
      费孝通先生的“云南三村”即“禄村”“易村”“玉村”。它们都是费孝通先生著作的学术名罢了,而不是地理域名的特指概念。禄村、易村分别是楚雄州禄丰县的大北厂村和李珍庄村,因当年费孝通先生调查研究时,李珍庄村属玉溪市易门县辖村,故名。玉村则是玉溪的一个村庄。
      费孝通的《云南三村》不仅可以成为治学精神的观照而且也可以树作工作作风的标杆。
      据禄丰县高峰乡党委书记大北厂村人王育敏介绍,每年,有云南大学、云南民族大学等高校,云南社科院、楚雄社科联等研究机构的一批批社会学学者、社会学科班学生纷纷到大北厂村、李珍庄村踏访。他们不是“寻祖”就是“问路”,不是“顶礼”就是“膜拜”。因为,对社会学、人类学等人文学科的后生及研究者而言,“禄村”“易村”包括“玉村”在内的调查之法、调查之风等的存在都是无法逾越的范本参照。
      我时常想,费孝通先生当时从英国留学回来后在云南大学社会学系工作,他怎么不选择昆明或昆明近郊的地区开展田野调查而要选择离昆明一百余里的禄丰作调查研究呢?
      费孝通江苏吴江人,4岁入母亲创办的蒙养院,接受教育。1928年入东吴大学,读完两年医学预科,因受当时革命思想影响,决定不学医而学社会科学。1930年到北平入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期间认识来自云南禄丰大北厂村的王武科同学,两人志趣相投,交往甚密。费孝通先生1933年毕业便考入清华大学社会学及人类学系研究生,1935年通过毕业考试,公费留学英国。此后,王武科到南京谋职,费孝通到英国留学,两人各奔东西、隔山隔水,几无联系。抗日战争爆发后,王武科在南京也无立身之地便回到云南,回到他曾经读书求学的东陆大学所在地昆明,谋职于云南经济委。1938年费孝通毕业回国,搭船抵越南西贡。即将走进祖国母亲怀抱的费孝通,在西贡得知广州和汉口沦陷等不好的消息。没想到从远洋返回而迎接他的是四起的狼烟和岌岌的江南,便只好舍舟登陆,择入抗战大后方云南。一路心情宛若一路云贵高原间的山道般高高低低、弯弯曲曲,到达昆明后,费孝通先生就在由吴文藻先生创办的云南大学社会学系担任教授。“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当王武科得知费孝通在云大教授社会学的消息后,特意专程到云大拜望费孝通先生。故交相见,执手相惜、抚今追昔、促膝谈心、分外亲切,他们徜徉在会泽楼的林荫道上,驻足在遮天蔽日的金梧桐树旁,国家、民族、战争、政治、经济、治学、谋生……,谈到月亮升起来又落下去,谈到翠湖畔的啾啾鸣鸟归巢又启巢。费孝通先生拿得起的太多放不下的也太多,如何把英国伦敦大学马林斯诺基教授的教诲进一步深入付诸实践,为人民为人类尽书生的绵薄之力是他放不下的重要心结之一。当得知费孝通先生意在昆明附近寻找一个经济基础中等的介于城镇中心与偏远山村之间的地区继续他的调查,并与他在江苏老家调查过的江村作比较时,王武科向费孝通先生介绍了家乡禄丰县城北1里多路的大北厂村开展调查研究。费孝通当即决定选择禄丰县大北厂村开展解剖麻雀式的农村田野精准致微的调查。
      费孝通先生从云大启程去“禄村”调查是他抵云大的第二周。田野调查之事对致力治学、致力服务社会的学人的魂牵梦萦,揪心难眠,可见一斑。
      调查工作从1938年11月15日起至12月13日止,共28天。次年在教学期间,费孝通先生将调查材料整理成文,并趁暑假之便,第二次到禄村再行调查,用两个多月时间考察了禄村的变化,进行了空前细微的研究。返回云南大学后开始《禄村农田》艰苦细致的写作,数易其稿,1940年,《禄村农田》一书终以问世。
      费孝通先生在《禄村农田》序中写道,“我当时觉得,中国在抗战胜利后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我们将建设成怎样一个国家?在抗日的战场上,我能出力不多,但是为了解决那个更重要的问题,我有责任用我所学到的知识多做一些准备工作,那就是科学地认识中国社会。我一向认为,要解决具体问题必须从认清具体事实出发。对中国社会的正确认识应当是解决怎样建设中国这个问题的必要前提……因此,实地调查具体社区里的人们生活,是认识社会的入门之道。”
      (中共云南省委统战部网络宣传特邀通讯员 杨春华)